adc大陆首页

“小妮子,最基本的礼数你都不知道了吗?别忘了,你可是灵宗,那个叫林一的,也不过是灵宗!”山羊胡子冷冷的说道,“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,让我们这些人部自由,不然的话,我并不介意让这破地方,变成一片废墟!”

嘴上说着,身体周围土系灵力缓缓流转,地面跟着颤动起来。

实力达到了灵尊境界之后,想要毁灭掉一块地方,实在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。

“还是不要太过分了!”刀疤男冷冷的说道,直接出现在苏长卿身边,“大家都是已经达到了灵尊境界的强者,这样做我们也太幼稚了!”

“小兔崽子,怎么,你是看上那个废物的炼器实力了?呵呵,你当初没有听说吗,想要他炼制武器的还需要看贡献?哈哈哈!什么狗屁贡献?老子在这里安安稳稳的待了那么长时间,也算给足了他面子,天晓得那个废物什么时候回来?”山羊胡子冷冷的说道,“苏长卿,现在给你两条路,第一,还我们自由,让我们离开,第二,我毁了这里!”

听到这句话,苏长卿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,她当然很清楚,以自己目前的实力而言,别说是和这么多的灵尊强者对战,就算是面对其中任何一个人,也绝对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。

刀疤男咬了咬牙,看了一眼苏长卿:“你放心,不管怎么样,我一定让你安的出去!”

苏长卿感激的看了一眼刀疤男,没有说话。

“呵,一个一阶灵尊而已,有什么好跳的?我可是四阶灵尊!”山羊胡子冷笑着说道,身体周围的土系灵力,疯狂运转,而后,变成了一只土狮,目光冷漠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。

刀疤男脸色一变,一挥手,一股恐怖的狂风出现在身体周围,做好了防御的准备。

“哈哈哈,以卵击石,说的就是你这样的废物吧!”山羊胡子冷笑着说道,一挥手,土狮朝着苏长卿二人,狂奔而去!

“快走!我们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!”刀疤男大声喝道,整个人腾空而起,身体周围的狂风朝着土狮呼啸而去!

吊带半熟女孩居家生活照

“哈哈,一个一阶灵尊而已,凌空恐怕都不能到半个时辰,就要消耗完所有的灵力,你凭什么和我斗?”山羊胡子沉声喝道,土狮和那些风系的灵力狠狠的撞击在一起,恐怖的能量朝着周围逸散开来,那些建筑几乎在一瞬间倒塌。

苏长卿咬着牙,却没有说话。

刀疤男脸色瞬间苍白,一张嘴吐出一大口鲜血,气息瞬间萎靡下来。

“还要让我把这样的条件再说一遍吗?”山羊胡子冷冷地问道。

“听我说,等下可能会发生战斗,我会在第一时间让你离开,记住千万不要回头,等到林家主回来,那之前说的事情部告诉他!”刀疤男咬着牙说道,“我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,但是多少可以坚持一段时间,这个时间足够你离开这里了,至于其他的时候该怎么办,我也不知道了……”

苏长卿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

“想走?哈哈哈,你可曾经过我的同意,在我没有让你们离开之前,我看谁敢离开这里半步!”山羊胡子冷笑着说道。

“走!”刀疤男大喝一声,身体周围的灵力,疯狂的席卷而出,吹得人睁不开眼睛。

“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放肆!”山羊胡子清喝一声,恐怖的灵力席卷开去,几乎在一瞬间接近了刀疤男,而后狠狠的轰击在他的身体之上。

刀疤男脸色一变,整个人倒飞而出,狠狠地撞击在地面之上,吐出一大口鲜血,气息瞬间萎靡下去。

恐怖的能量并没有在这个时候彻底消失不见,而是继续往前,朝着苏长卿轰击而去。

感觉到身后恐怖的能量,苏长卿脸上满是绝望的神色。

她很清楚,以她自己灵宗的实力,面对这样的攻击,基本上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。

不过,苏长卿并没有认命,水系灵力瞬间凝聚,形成一道冰棺,将她自己彻底的冻结进去。

不过,这冰棺仅仅持续了片刻,变出现了数道裂纹。

苏长卿的脸上,满是绝望。

“你放心,杀了你,我也会毁掉这里的一切,到那个时候,死无对证,林一回来了,也无济于事!”山羊胡子冷笑着说道。

恐怖的灵力,形成一道土锥,朝着苏长卿爆射而去。

看到这样的速度,苏长卿彻底绝望,缓缓闭上眼睛:“对不起,林一,我辜负你的期望了……”

“锵!”金属交鸣的声音出现,苏长卿却不愿意再去管太多,闭上眼睛,等待着死神的来临,但是等到了许久,却发现没有其他任何动静,睁开眼睛,发现身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长剑,那一道恐怖的土锥,已经化为了粉末。

“听说,有人要毁了这里?”冷漠的声音从半空中传来,在场的所有人下意识朝着半空看去,在那里正站着一个年轻人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

“林一?!”看见来人之后,苏长卿脸上满是惊喜的神色。

林一缓缓落下,站在苏长卿身边,拿出丹药:“吃下去!”

“林一,我跟你说,他们……”苏长卿顾不得许多,直接开口。

“我都知道……”林一笑了笑,“吃下丹药,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!”

苏长卿愣了愣,接下丹药吞下去。

“辛苦了!”林一走到刀疤男面前,拿出一颗丹药,“先好好休息一下,等我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了再说!”

刀疤男点了点头,挣扎着站起来,走到了一边。

“刚才是谁说要毁了我的地盘?”林一淡笑着将逸龙剑拔出来,吹了吹上面的灰。

山羊胡子冷漠的看了一眼林一:“我们可都是灵尊强者,在哪里都是上宾的待遇,凭什么……”

“我问,是谁说要毁了我的地盘?”林一打断了他的话。

“是我!”山羊胡子站出来,冷冷的说道。

Tagged